三錘之戰

魔獸爭霸 I 前 230 年

   鐵爐堡的矮人在和平的環境中生活了許多個世紀,然而他們的山中城市的疆界有限,而他們的社會又發展得太大了;雖然強大的高山之王莫迪姆斯 · 安威瑪爾運用正義和智慧統治著所有的矮人,但在矮人社會中,三個強大的部族勢力已經出現了。

   作為鐵爐堡的傳統衛隊,由親王瑪多蘭 · 銅鬚領導的銅鬚部族和高山之王的聯繫最為緊密;由親王卡德羅斯 · 蠻錘領導的蠻錘部族,則居住在山脈下方的小丘上和峭壁邊,他們希望能得到更多對城市的控制權;第三個強大的部族是由法師親王索瑞森領導的黑鐵部族,他們隱居在山脈礦洞的最深處,計畫著要推翻他們那些銅鬚部族和蠻錘部族的兄弟們。

   三個部族保持了一段搖搖欲墜的和平狀態,但高山之王的過世,讓這脆弱的和平徹底消失了。三個部族為爭奪鐵爐堡的控制權展開了一場戰爭,矮人的內戰在地下激烈地持續了很多年。最後,擁有最強大軍隊的銅鬚部族把蠻錘部族和黑鐵部族驅逐出了鐵爐堡,贏得了戰爭的勝利。

   卡德羅斯和他的蠻錘戰士向北遷徙,穿過了丹奧加茲之門,在格瑞姆巴托峰頂建造了自己的王國。蠻錘部族在那裏逐漸繁榮興旺起來,並重建了矮人引以為傲的寶藏倉庫;索瑞森和他的黑鐵部族則沒有那麼好運,戰敗的恥辱讓他們更加憤怒,他們發誓一定要報復鐵爐堡。索瑞森在美麗的紅嶺山脈建造了一座城市(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而生活富足和歲月的流逝並沒有消除黑鐵部族對他們兄弟的仇恨,索瑞森和他的女巫夫人莫德古德兵分兩路,對鐵爐堡和格瑞姆巴托發動了進攻。黑鐵部族準備將卡茲莫丹的所有土地收歸旗下。

   黑鐵部族的軍隊橫掃了他們兩個兄弟部族的軍隊和堡壘,差點就攻下了兩個王國;但是瑪多蘭 · 銅鬚親自領導他的部族,奮力擊敗了索瑞森的法師部隊。索瑞森和他的隨從不顧格瑞姆巴托的戰局,獨自逃回了自己的城市,導致莫德古德的軍隊在面對卡德羅斯和他的蠻錘部族部隊時的處境更加艱難。

   當莫德古德面對敵人時,她總是運用自己的力量,將恐懼深深烙進敵人的內心;陰影隨著她的命令而移動,黑暗的物體從地底深處浮現出來,潛伏在蠻錘要塞中肆虐。最後,莫德古德攻破了大門,直接開始進攻最後的堡壘,但蠻錘戰士們團結一致,卡德羅斯親自上陣,在千軍萬馬中擊殺了法師女王;莫德古德的陣亡讓黑鐵軍隊在暴怒的蠻錘大軍面前一敗塗地,他們在向南逃往自己的城市時,卻遇到了從鐵爐堡趕來增援格瑞姆巴托的軍隊,剩餘的黑鐵部族部隊被兩面夾擊而全軍覆沒。

   鐵爐堡和格瑞姆巴托的聯軍隨後轉向南面,準備徹底消滅索瑞森和他的黑鐵部族;但他們並沒有走多遠,索瑞森的瘋狂怒火導致了洪水般的魔法波動。他為了戰鬥的勝利,不顧一切地召喚了強大的超自然生物,這是沉睡於地下已久的遠古力量。令他震驚(也同時毀滅了他)的是,他所召喚出的生物遠遠比他能夠想像到的任何一個噩夢都要可怕。

   炎魔拉格納羅斯是在這個世界初生時被泰坦封印的火元素之王,他由於索瑞森的召喚而再次重生。拉格納羅斯在艾澤拉斯的重生,粉碎了赤脊山脈,他的力量使得一座怒吼的火山拔地而起,形成了一座北接灼熱峽谷、南連燃燒平原的火山 —— 黑石塔。雖然索瑞森被他釋放出來的力量所殺死,但他那些倖存下來的同族們卻大多被拉格納羅斯和他麾下的元素生物們奴役。至今,他們還被留在黑石塔裏。

   在目睹了過於可怕的毀滅景象和南部山脈肆虐的火焰後,瑪多蘭國王和卡德羅斯國王急忙停止了他們軍隊的前進,匆忙掉頭向他們自己的國家迅速撤退,以免面對拉格納羅斯可怕的力量。

   銅鬚部族返回鐵爐堡後,重建了他們榮耀的城市;蠻錘部族也返回了他們在格瑞姆巴托的家園。然而莫德古德的死,在這個山丘要塞上留下了一個充滿邪惡的存在,蠻錘部族的矮人們發現那裏已經不再適合居住了,他們對於失去自己深愛的家園感到無比悲痛。雖然銅鬚部族的國王大方地為蠻錘部族在鐵爐堡的疆界內提供了一個棲身之所,然而蠻錘部族卻頑固地拒絕了他。卡德羅斯帶著他的子民北上來到了羅德隆的土地,在富饒的辛特蘭森林裏居住了下來,蠻錘部族在那裏建造了艾瑞匹克城,並逐漸親近了大自然,而且甚至與當地的獅鷲成為了朋友。

   鐵爐堡的矮人們希望與同胞保持聯繫與貿易,於是他們建造了兩座連接著卡茲莫丹與羅德隆之間山口的巨大拱橋 —— 薩多爾大橋。兩個國家靠著互相通商而繁榮了起來,在瑪多蘭和卡德羅斯死後,他們的兒子為緬懷父親而共同雕刻了兩尊巨大的雕像。這兩尊雕像守護著通往南方那片火山遍佈的大地的通道,它們就像是在共同警告著試圖攻打矮人王國的傢伙,並提醒他們黑鐵部族為他們的罪行付出了多麼慘重的代價。

   兩個王國繼續保持了數年的密切關係,但蠻錘部族的矮人卻由於他們在格瑞姆巴托看到的恐怖景象,而發生了很多改變;他們開始居住在艾瑞匹克山的高處,而不再在深山中挖掘自己的王國。由於意識形態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兩個矮人部族最終分道揚鑣了。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