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王的誕生


  耐奧祖和他的獸人進入了扭曲虛空 — 這是一片在無盡的黑暗中連接著所有世界的異度空間。不幸的是,基爾加丹和他手下的惡魔們正在這裏等待著耐奧祖一行的到來。基爾加丹曾經發誓要讓耐奧祖為他的抗命付出代價,於是他殘忍地折磨著這位年老的薩滿,將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來;基爾加丹用魔力完好地保留著耐奧祖的靈魂,讓他能承受被大卸八塊的凌遲之痛。雖然耐奧祖哀求惡魔釋放他的靈魂,讓他痛快地死去,但惡魔只是冷酷地回答:他們很久以前訂下的血契仍然有效,因此耐奧祖仍然有利用價值。

  獸人未能如燃燒軍團所願征服艾澤拉斯世界,這迫使基爾加丹只得再建立一支新的軍隊到艾澤拉斯世界去製造混亂。這支新的軍隊不能像獸人一樣內亂不斷,它必須對燃燒軍團唯命是從、手段殘忍,並且一心一意執行他們的任務。這一次,基爾加丹不能再失敗了。

  基爾加丹控制著耐奧祖那被不斷折磨的無助靈魂,並給他最後一次為燃燒軍團服務的機會,否則就讓他忍受永恆的折磨,耐奧祖只得不顧後果地接受了惡魔提出的條件。他的靈魂被放入了一顆經過精心雕琢的寒冰硬塊中,這塊從扭曲虛空彼方得來的冰塊如鑽石般堅硬。在靈魂被裝入這個冰冷的容器之後,耐奧祖感到他的思想擴展了數萬倍。被惡魔的混亂力量扭曲的耐奧祖,成為了一個幽靈般的生物,從那一刻起,獸人薩滿祭司耐奧祖永遠消失,成了新誕生的巫妖之王。

  忠於耐奧祖的死亡騎士和影月氏族的追隨者,也被惡魔的力量轉化了;邪惡的術士們被撕成碎片並變成了骷髏般的巫妖,因為惡魔們用這種方法來保證,即使在死後,耐奧祖的跟隨者們也會死心塌地地為他服務。

  當時機成熟時,基爾加丹向巫妖王說明了他的計畫:耐奧祖得在艾澤拉斯散佈瘟疫,使死亡和恐懼籠罩艾澤拉斯,最後毀滅人類的所有文明;所有死在恐怖瘟疫下的生物都會變成亡靈,他們的靈魂將永遠被耐奧祖的意志控制。基爾加丹向巫妖王保證,如果他能夠完成毀滅人類世界的任務,就可以從他的詛咒中解脫出來,並獲得一個全新的健康身軀。

   雖然耐奧祖急切地想要完成他的任務,但基爾加丹仍然對他的忠誠感到懷疑。惡魔將巫妖王的靈魂困在冰塊中,以確保他能夠按照軍團的命令辦事,但他知道他也必須時刻警惕著巫妖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基爾加丹召來了他的精銳惡魔守衛 — 吸血鬼一般的恐懼魔王 — 去監視耐奧祖並確保他能完成任務。最強大、最狡猾的恐懼魔王提托迪奧斯接受了這個挑戰,他對瘟疫的效力和巫妖王在毀滅性的大屠殺上所表現的無限創意充滿了高度的興趣。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

巫妖王的誕生


  耐奧祖和他的獸人進入了扭曲虛空 — 這是一片在無盡的黑暗中連接著所有世界的異度空間。不幸的是,基爾加丹和他手下的惡魔們正在這裏等待著耐奧祖一行的到來。基爾加丹曾經發誓要讓耐奧祖為他的抗命付出代價,於是他殘忍地折磨著這位年老的薩滿,將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來;基爾加丹用魔力完好地保留著耐奧祖的靈魂,讓他能承受被大卸八塊的凌遲之痛。雖然耐奧祖哀求惡魔釋放他的靈魂,讓他痛快地死去,但惡魔只是冷酷地回答:他們很久以前訂下的血契仍然有效,因此耐奧祖仍然有利用價值。

  獸人未能如燃燒軍團所願征服艾澤拉斯世界,這迫使基爾加丹只得再建立一支新的軍隊到艾澤拉斯世界去製造混亂。這支新的軍隊不能像獸人一樣內亂不斷,它必須對燃燒軍團唯命是從、手段殘忍,並且一心一意執行他們的任務。這一次,基爾加丹不能再失敗了。

  基爾加丹控制著耐奧祖那被不斷折磨的無助靈魂,並給他最後一次為燃燒軍團服務的機會,否則就讓他忍受永恆的折磨,耐奧祖只得不顧後果地接受了惡魔提出的條件。他的靈魂被放入了一顆經過精心雕琢的寒冰硬塊中,這塊從扭曲虛空彼方得來的冰塊如鑽石般堅硬。在靈魂被裝入這個冰冷的容器之後,耐奧祖感到他的思想擴展了數萬倍。被惡魔的混亂力量扭曲的耐奧祖,成為了一個幽靈般的生物,從那一刻起,獸人薩滿祭司耐奧祖永遠消失,成了新誕生的巫妖之王。

  忠於耐奧祖的死亡騎士和影月氏族的追隨者,也被惡魔的力量轉化了;邪惡的術士們被撕成碎片並變成了骷髏般的巫妖,因為惡魔們用這種方法來保證,即使在死後,耐奧祖的跟隨者們也會死心塌地地為他服務。

  當時機成熟時,基爾加丹向巫妖王說明了他的計畫:耐奧祖得在艾澤拉斯散佈瘟疫,使死亡和恐懼籠罩艾澤拉斯,最後毀滅人類的所有文明;所有死在恐怖瘟疫下的生物都會變成亡靈,他們的靈魂將永遠被耐奧祖的意志控制。基爾加丹向巫妖王保證,如果他能夠完成毀滅人類世界的任務,就可以從他的詛咒中解脫出來,並獲得一個全新的健康身軀。

   雖然耐奧祖急切地想要完成他的任務,但基爾加丹仍然對他的忠誠感到懷疑。惡魔將巫妖王的靈魂困在冰塊中,以確保他能夠按照軍團的命令辦事,但他知道他也必須時刻警惕著巫妖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基爾加丹召來了他的精銳惡魔守衛 — 吸血鬼一般的恐懼魔王 — 去監視耐奧祖並確保他能完成任務。最強大、最狡猾的恐懼魔王提托迪奧斯接受了這個挑戰,他對瘟疫的效力和巫妖王在毀滅性的大屠殺上所表現的無限創意充滿了高度的興趣。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

寒冰皇冠和冰封王座

  基爾加丹將盛放耐奧祖靈魂的冰冷容器送回了艾澤拉斯的世界。堅硬的水晶冰塊劃過夜空,墜落在荒涼寒冷的諾森德大陸,埋入了深不見底的寒冰皇冠冰河;困著耐奧祖靈魂的冰塊被它本身撞擊地表所爆發出的巨大能量所扭曲,形成了一個類似王座的形狀,耐奧祖那充滿復仇意念的靈魂就附著在這個王座上。

  耐奧祖開始在冰封王座的領域中釋放他的意念,並與諾森德的原始生物的思想接觸。他很輕鬆地控制了許多當地生物的思想(比如冰巨魔和兇猛的雪怪),並且將他們籠罩在自己不斷擴大的陰影下。耐奧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量幾乎是無限的,於是他使用這種力量建立了一支小型部隊,讓他們駐紮在寒冰皇冠的迷宮中。在恐懼魔王的監視下,巫妖王控制著他越來越強大的部隊,並且在龍骨荒地的邊緣發現了一個人類的移民點。耐奧祖決定用這些毫無防備的人類來測試他的力量。

  耐奧祖向寒冷的荒地釋放了來自冰封王座深處的亡靈瘟疫。他用意志控制著亡靈瘟疫,將它導入人類的村莊;在不到三天的時間內,村莊中的所有人類都死了,然後在極短的時間裏,這些死去的村民變成了僵屍。耐奧祖可以感覺到他們每個人的靈魂和思想,就好像那是他自己的一樣。在他腦中回盪的哀號,使他變得更加強大 — 就好像他們的靈魂是他急需的營養品。他發現要控制這些僵屍的行動,並指派他們去做任何事情都易如反掌。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耐奧祖繼續指揮他的瘟疫大軍,橫掃諾森德大陸上的每一個人類定居點。當他的亡靈軍隊日益壯大時,他知道真正的試煉就要來了。

寒冰皇冠和冰封王座

  基爾加丹將盛放耐奧祖靈魂的冰冷容器送回了艾澤拉斯的世界。堅硬的水晶冰塊劃過夜空,墜落在荒涼寒冷的諾森德大陸,埋入了深不見底的寒冰皇冠冰河;困著耐奧祖靈魂的冰塊被它本身撞擊地表所爆發出的巨大能量所扭曲,形成了一個類似王座的形狀,耐奧祖那充滿復仇意念的靈魂就附著在這個王座上。

  耐奧祖開始在冰封王座的領域中釋放他的意念,並與諾森德的原始生物的思想接觸。他很輕鬆地控制了許多當地生物的思想(比如冰巨魔和兇猛的雪怪),並且將他們籠罩在自己不斷擴大的陰影下。耐奧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量幾乎是無限的,於是他使用這種力量建立了一支小型部隊,讓他們駐紮在寒冰皇冠的迷宮中。在恐懼魔王的監視下,巫妖王控制著他越來越強大的部隊,並且在龍骨荒地的邊緣發現了一個人類的移民點。耐奧祖決定用這些毫無防備的人類來測試他的力量。

  耐奧祖向寒冷的荒地釋放了來自冰封王座深處的亡靈瘟疫。他用意志控制著亡靈瘟疫,將它導入人類的村莊;在不到三天的時間內,村莊中的所有人類都死了,然後在極短的時間裏,這些死去的村民變成了僵屍。耐奧祖可以感覺到他們每個人的靈魂和思想,就好像那是他自己的一樣。在他腦中回盪的哀號,使他變得更加強大 — 就好像他們的靈魂是他急需的營養品。他發現要控制這些僵屍的行動,並指派他們去做任何事情都易如反掌。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耐奧祖繼續指揮他的瘟疫大軍,橫掃諾森德大陸上的每一個人類定居點。當他的亡靈軍隊日益壯大時,他知道真正的試煉就要來了。

格瑞姆巴托之戰

  與此同時,在早已被戰爭打破了寧靜的南部大陸上,四分五裂的獸人殘餘勢力正在為生存進行著艱苦的戰鬥。雖然格羅姆 · 地獄咆哮和他的戰歌氏族逃離了追捕,但死亡之眼和他的血窟氏族卻被囚禁在了羅德隆的俘虜收容所中。他們發動了一次暴動,但收容所的看守很快就從獸人手中奪回了控制權。

  儘管如此,在聯盟的偵察部隊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一股強大的獸人勢力控制了卡茲莫丹北部的荒野。龍喉氏族的酋長 — 臭名昭著的術士耐克魯斯,利用一個被稱為 “ 惡魔之魂 ” 的遠古神器控制著紅龍女王阿萊克斯塔薩和她的紅龍一族。由於控制著強大的紅龍女王,耐克魯斯在被遺棄的蠻錘要塞格瑞姆巴托中建立起一支秘密的部隊。他計畫利用他的部隊和強大的紅龍軍團對聯盟發動新的戰爭,從而將四散的獸人部落重新聯合起來,繼續他們對艾澤拉斯的征服行動。

  然而他的計畫沒有能夠實現,由人類法師羅林領導的一個小隊毀掉了惡魔之魂,將紅龍女王阿萊克斯塔薩從耐克魯斯的控制中釋放了出來。暴怒的紅龍群將格瑞姆巴托要塞徹底摧毀,把大部分的龍喉氏族的餘黨都燒成了灰。當聯盟將倖存的獸人投進俘虜收容所時,耐克魯斯的計畫宣告破滅。龍喉氏族的失敗代表著獸人部落的末日來到,以及獸人狂暴嗜血的徹底終結。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