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爾加丹和影子契約

在麥迪文降生的那段期間,欺詐者基爾加丹正和他的隨從們在扭曲虛空中謀劃著下一步的行動。這個狡猾的惡魔領主在他的主人薩格拉斯的命令下,計畫著燃燒軍團對艾澤拉斯世界的第二次入侵。這一次,他不能允許有任何的閃失。基爾加丹認為他需要先派遣一支新的勢力去削弱艾澤拉斯的防禦力量,然後燃燒軍團才能趁機較輕鬆地征服這個世界;尤其是艾澤拉斯大陸的原生種族 — 比如夜精靈和龍族 — 在被迫對付新的威脅時遭到重大損失,那麼當燃燒軍團正規軍正式入侵的時候,他們就會因為實力太弱而不能造成任何實質上的抵抗。

   正在這個時候,基爾加丹發現了在無盡黑暗中靜靜地漂浮著的德拉諾,一個生機盎然的世界。這片充滿田園風情的廣闊土地,是有著薩滿傳統、以氏族為社會組織形式的獸人和愛好和平的德萊尼人之故鄉。高貴的獸人氏族在廣闊的草原上遊牧、打獵,而好學的德萊尼人在高聳的懸崖和山峰上建立了原始的城市。基爾加丹意識到,只要通過恰當的培訓,這些德拉諾的原住民將具備為燃燒軍團效命的巨大潛力。

   在比較這兩支種族之後,基爾加丹認為尚武的獸人更容易受到燃燒軍團的影響而走向墮落。他採取了與很久之前薩格拉斯控制精靈女王艾薩拉幾乎完全相同的手法,奴役了年長的獸人薩滿耐奧祖。通過這個薩滿的引導,惡魔將殺戮的欲望和野性傳播到了整個獸人氏族中;不久之後,這個高貴的種族便被轉化成了一群嗜血的奴僕。基爾加丹驅使耐奧祖和他的子民走完墮落的最後一步:使他們完全為了追逐死亡和戰爭而存在,但是耐奧祖意識到他的人民將會被仇恨永遠束縛,基於種種因素,他拒絕聽從惡魔的命令。

   因為耐奧祖的拒絕合作而受挫的基爾加丹,很快開始尋找另一個能將他的同胞交與燃燒軍團掌握的獸人。狡詐的惡魔領主最終找到了一個令他滿意的忠實門徒 — 耐奧祖那野心勃勃的學生:古爾丹。基爾加丹承諾將會給予古爾丹無盡的力量,並以此來換取他絕對的忠誠。這個年輕的獸人漸漸成為了惡魔妖術的貪婪學徒,變成了有史以來世界上最強的術士。他向其他的年輕獸人傳授這種神秘的妖術,並力求根除獸人氏族中高貴的薩滿之傳統。古爾丹向他的同胞們展示了一種新的魔法,一種可怕的、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能量。

   基爾加丹力求對獸人有著絕對的控制權,因此他幫助古爾丹建立了陰影議會,這是一個秘密的教派組織,其作用是操縱獸人氏族,並利用巫術魔法在德拉諾大陸上擴張。當越來越多的獸人開始修習巫術魔法時,安寧而生機勃勃的德拉諾世界開始變得黑暗和枯萎;隨著時間的流逝,遼闊的草原留給獸人們繁衍生息的土地已漸漸萎縮,到處都是紅色的荒土。惡魔的能量正在慢慢地毀滅這個世界。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

基爾加丹和影子契約

在麥迪文降生的那段期間,欺詐者基爾加丹正和他的隨從們在扭曲虛空中謀劃著下一步的行動。這個狡猾的惡魔領主在他的主人薩格拉斯的命令下,計畫著燃燒軍團對艾澤拉斯世界的第二次入侵。這一次,他不能允許有任何的閃失。基爾加丹認為他需要先派遣一支新的勢力去削弱艾澤拉斯的防禦力量,然後燃燒軍團才能趁機較輕鬆地征服這個世界;尤其是艾澤拉斯大陸的原生種族 — 比如夜精靈和龍族 — 在被迫對付新的威脅時遭到重大損失,那麼當燃燒軍團正規軍正式入侵的時候,他們就會因為實力太弱而不能造成任何實質上的抵抗。

   正在這個時候,基爾加丹發現了在無盡黑暗中靜靜地漂浮著的德拉諾,一個生機盎然的世界。這片充滿田園風情的廣闊土地,是有著薩滿傳統、以氏族為社會組織形式的獸人和愛好和平的德萊尼人之故鄉。高貴的獸人氏族在廣闊的草原上遊牧、打獵,而好學的德萊尼人在高聳的懸崖和山峰上建立了原始的城市。基爾加丹意識到,只要通過恰當的培訓,這些德拉諾的原住民將具備為燃燒軍團效命的巨大潛力。

   在比較這兩支種族之後,基爾加丹認為尚武的獸人更容易受到燃燒軍團的影響而走向墮落。他採取了與很久之前薩格拉斯控制精靈女王艾薩拉幾乎完全相同的手法,奴役了年長的獸人薩滿耐奧祖。通過這個薩滿的引導,惡魔將殺戮的欲望和野性傳播到了整個獸人氏族中;不久之後,這個高貴的種族便被轉化成了一群嗜血的奴僕。基爾加丹驅使耐奧祖和他的子民走完墮落的最後一步:使他們完全為了追逐死亡和戰爭而存在,但是耐奧祖意識到他的人民將會被仇恨永遠束縛,基於種種因素,他拒絕聽從惡魔的命令。

   因為耐奧祖的拒絕合作而受挫的基爾加丹,很快開始尋找另一個能將他的同胞交與燃燒軍團掌握的獸人。狡詐的惡魔領主最終找到了一個令他滿意的忠實門徒 — 耐奧祖那野心勃勃的學生:古爾丹。基爾加丹承諾將會給予古爾丹無盡的力量,並以此來換取他絕對的忠誠。這個年輕的獸人漸漸成為了惡魔妖術的貪婪學徒,變成了有史以來世界上最強的術士。他向其他的年輕獸人傳授這種神秘的妖術,並力求根除獸人氏族中高貴的薩滿之傳統。古爾丹向他的同胞們展示了一種新的魔法,一種可怕的、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能量。

   基爾加丹力求對獸人有著絕對的控制權,因此他幫助古爾丹建立了陰影議會,這是一個秘密的教派組織,其作用是操縱獸人氏族,並利用巫術魔法在德拉諾大陸上擴張。當越來越多的獸人開始修習巫術魔法時,安寧而生機勃勃的德拉諾世界開始變得黑暗和枯萎;隨著時間的流逝,遼闊的草原留給獸人們繁衍生息的土地已漸漸萎縮,到處都是紅色的荒土。惡魔的能量正在慢慢地毀滅這個世界。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

部落的崛起

在古爾丹和他的陰影議會的控制下,獸人們變得越來越具有侵略性;他們建造了宏大的競技場,使獸人們在其中磨練殺戮技能並體驗戰爭和死亡。在這段時期裏,一小部分氏族酋長對於種族的墮落表示了強烈的不滿,其中霜狼氏族的酋長杜隆坦就告誡眾人:獸人已經迷失了自我而處於仇恨和狂暴之中。然而,沒有人聽得進他的警告,一些強大氏族的酋長 — 例如戰歌氏族的格羅姆 · 地獄咆哮 — 就站出來迎接這個充滿戰爭和征服的新時代。


雖然基爾加丹知道獸人氏族已做好了基本準備,但他還是需要確認獸人對他的絕對忠誠。他通過陰影議會,秘密召喚了破壞者瑪諾洛斯 — 一個充滿毀滅欲望的狂暴惡魔。同時古爾丹也將氏族酋長們召集到一起,並使他們確信自己在喝過瑪諾洛斯的狂暴之血後,將變得所向無敵。除了杜隆坦之外,所有的氏族酋長都在格羅姆 · 地獄咆哮的帶領下,喝下了狂暴之血,從此將自己的命運徹底交給了惡魔,成為了燃燒軍團的奴隸。在瑪諾洛斯之血的引誘下,酋長們不自覺地將征服的欲望,擴散到絕對信任他們的同胞之中。

   獸人完全被這個嗜血的詛咒所吞沒,準備將怒氣發洩到任何阻擋他們的人身上。古爾丹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就將互相征伐的各個氏族聯合成了一個統一的、無可阻擋的新生部落。然而,在考慮到某些酋長,比如格羅姆 · 地獄咆哮和奧格瑞姆 · 毀滅之錘等有力人士,可能會為了最高統帥的地位而互相爭執,古爾丹設立了一個傀儡酋長來統治這個新的部落。毀滅者布萊克漢,一個異常墮落和邪惡的首領,被選中成為了古爾丹的傀儡。在布萊克漢的指揮下,獸人部落開始用純樸的德萊尼人測試自己的戰鬥能力。

   幾個月之後,部落幾乎根除了德拉諾大陸上的所有德萊尼人,只有一小部分德萊尼人的倖存者苟延殘喘地躲避獸人那可怕的狂怒。因為勝利而得意的古爾丹,整日沉迷於部落的力量和權力之中。然而,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沒有可以殺戮的敵人,獸人部落就會因為自己無法控制的屠殺欲望,在無休止的內戰中自我毀滅。

   基爾加丹也意識到部落已經完全準備好了,獸人已經成為燃燒軍團手中最為強大的武器。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他的主人,薩格拉斯也認為他復仇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

部落的崛起

在古爾丹和他的陰影議會的控制下,獸人們變得越來越具有侵略性;他們建造了宏大的競技場,使獸人們在其中磨練殺戮技能並體驗戰爭和死亡。在這段時期裏,一小部分氏族酋長對於種族的墮落表示了強烈的不滿,其中霜狼氏族的酋長杜隆坦就告誡眾人:獸人已經迷失了自我而處於仇恨和狂暴之中。然而,沒有人聽得進他的警告,一些強大氏族的酋長 — 例如戰歌氏族的格羅姆 · 地獄咆哮 — 就站出來迎接這個充滿戰爭和征服的新時代。


雖然基爾加丹知道獸人氏族已做好了基本準備,但他還是需要確認獸人對他的絕對忠誠。他通過陰影議會,秘密召喚了破壞者瑪諾洛斯 — 一個充滿毀滅欲望的狂暴惡魔。同時古爾丹也將氏族酋長們召集到一起,並使他們確信自己在喝過瑪諾洛斯的狂暴之血後,將變得所向無敵。除了杜隆坦之外,所有的氏族酋長都在格羅姆 · 地獄咆哮的帶領下,喝下了狂暴之血,從此將自己的命運徹底交給了惡魔,成為了燃燒軍團的奴隸。在瑪諾洛斯之血的引誘下,酋長們不自覺地將征服的欲望,擴散到絕對信任他們的同胞之中。

   獸人完全被這個嗜血的詛咒所吞沒,準備將怒氣發洩到任何阻擋他們的人身上。古爾丹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就將互相征伐的各個氏族聯合成了一個統一的、無可阻擋的新生部落。然而,在考慮到某些酋長,比如格羅姆 · 地獄咆哮和奧格瑞姆 · 毀滅之錘等有力人士,可能會為了最高統帥的地位而互相爭執,古爾丹設立了一個傀儡酋長來統治這個新的部落。毀滅者布萊克漢,一個異常墮落和邪惡的首領,被選中成為了古爾丹的傀儡。在布萊克漢的指揮下,獸人部落開始用純樸的德萊尼人測試自己的戰鬥能力。

   幾個月之後,部落幾乎根除了德拉諾大陸上的所有德萊尼人,只有一小部分德萊尼人的倖存者苟延殘喘地躲避獸人那可怕的狂怒。因為勝利而得意的古爾丹,整日沉迷於部落的力量和權力之中。然而,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沒有可以殺戮的敵人,獸人部落就會因為自己無法控制的屠殺欲望,在無休止的內戰中自我毀滅。

   基爾加丹也意識到部落已經完全準備好了,獸人已經成為燃燒軍團手中最為強大的武器。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他的主人,薩格拉斯也認為他復仇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文章來源-魔獸世界台灣官方網站